美国企业-有些在日本市场发展不起来的企业有可能在中国市场获得成功

                              印度一建筑物倒塌

                              環球時報:但關於日企退出中國的報道不時出現,實際情況是怎樣的?

                              環球時報:美國政府對華為採取單方面制裁措施會給日本企業帶來了什麼影響?

                              丸川知雄:我想日本還有很多世界一流企業,比如豐田、東麗、日本電產、村田製作所等。我認為攻略中國市場是成為世界一流企業的一個很重要的跳板,但也不能說是絕對的前提條件。當然,攻下外國市場卻是必要條件,只在日本國內活動是不行的。

                              環球時報:從學者的角度看,您如何看待中美經貿摩擦的走向?

                              丸川知雄:科技領域可以細分到方方面面,很難判斷誰超過了誰,如果換成經濟規模來衡量的話,中國早晚有一天會超過美國。中國人口數量是美國的4倍,只要人均收入達到美國的1/4就能追平美國,因此超過美國是必然。

                              丸川知雄:中國企業對全球數字經濟的進步做出很大貢獻。例如,電商、社交網絡、手機支付、網絡支付、人臉識別、無人機等方面,中國是世界領先的。此外,中國企業通過對外投資與合作把這些數字服務推廣到其他國家。日本和中國也開始了合作,比如Line Pay和微信支付的合作就是一例。

                              環球時報:日企是否還有重新登頂的可能?將在多大程度上依賴中國市場?

                              環球時報:美國推動與中國科技「脫鉤」的動作增多,真的能「脫鉤」嗎?

                              貿易戰重演——「美中」與「美日」有諸多不同

                              丸川知雄:日本企業向華為生產的智能手機等提供零部件的數量連年增加,2018年日本企業總共銷售約7000億日元(100日元約合6.4元人民幣)的產品給華為,2019年有望突破8000億日元。若華為產量下降,大量日本生產的零部件出口難免受到影響。

                              【環球時報報道 赴日本特派記者 邢曉婧】在很多人眼中,美國挑起的對華貿易戰如同30多年前的一幕重演——當時由於日本在傳統貿易及高新技術發展上讓美國感受到威脅,後者展開全方位打壓,將日本推入「失去的20年」深淵。不同的是,中美摩擦比日美摩擦要複雜,面對打壓,中國的應對也有別於日本。但日本的經歷是否可以對中國有所啟發?日本業內人士如何看待美國推動對華科技限制?在新的形勢下,日本企業發展與中國市場是什麼關係?《環球時報》記者就此專訪了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教授丸川知雄(如圖)。丸川知雄曾任日本亞洲政經學會理事長、中國經濟經營學會會長,是知名的「中國通」。

                              丸川知雄:日本企業並沒有大規模退出中國市場,有些撤回到日本國內是因為自身的經營策略或者方向的調整。對於主要從事出口貿易的公司來說,受人工成本上漲等影響,中國的優勢顯然不如從前,將工廠搬遷到東南亞國家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近年來,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得到快速發展,有些勞動密集型的產業選擇離開無可厚非。

                              環球時報:本次G20大阪峰會設置了數字經濟議題。據您觀察,中國為世界數字產業做出了什麼貢獻?中日如何在這一領域進行合作?

                              日本民眾的消費行為普遍較保守,接受新品牌、新產品、新服務的速度比較慢,日本市場很難產生新興企業。中國人反而對新鮮事物比較好奇,容易接受新產品。所以,我認為日本企業應該早點挑戰中國市場,有些在日本市場發展不起來的企業有可能在中國市場獲得成功。

                              環球時報:上世紀80年代日本同美國有過激烈的貿易交鋒,這對今天的中國有什麼啟示?

                              我認為中方可以把交涉精力主要集中在讓美國取消對華為的制裁上,至少跟去年的中興案一樣,從禁止與其買賣緩和為罰款等穩妥處置。至於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加征25%關稅的問題,我認為中國製造業可以通過提高生產率和降低成本應對,中方不需要太着急。

                              環球時報:美國的舉動凸顯其對被中國趕超的擔心,中國需要怎樣應對才能在科技領域繼續保持上升勢頭?

                              保持上升勢頭——中國可以「換道超車」

                              丸川知雄:當年的日美貿易摩擦,美國並沒有(像對中國這樣)針對範圍如此之廣的產品加征25%的關稅,當時被視為解決貿易不平衡問題的最主要措施是匯率調整。日本面對的最大壓力來自於日元升值,從1985年的240日元兌換1美元升到1988年的120日元兌換1美元,導致日本出口至美國的產品價格漲了一倍。

                              丸川知雄:中美經貿摩擦中,我認為美國排擠華為公司帶來的影響最為深刻,除了華為本身,還會影響到包括日本在內的很多其他國家的企業。這會打斷國際產業鏈,滋生「區塊經濟」,潛在危險性很大。

                              美國政府排擠華為從兩個方面影響到日本:第一,日本企業中有很多華為的供應商,包括索尼、松下電器、東芝、村田製作所等大企業。今年5月,美國商務部把華為列入有安全擔憂的「實體清單」,國外企業使用美國的零部件、材料、軟件等投入品生產產品,只要賣給華為同樣會受到美國制裁。5月23日發生的松下公司的事件凸顯日本企業的窘境。那天上午有日本媒體報道松下公司將暫停向華為供貨,當天中午松下中國就在網站上發表嚴正聲明,稱松下向華為公司供貨正常,所謂「斷供」等表述均為不實之詞。

                              美國總統特朗普極具個人風格,我認為中國在解決中美經貿摩擦問題上不宜操之過急。這很可能是特朗普為2020年大選而採取的一個策略,即在國內造成和中國「打仗」的印象,以此為自己拉選票。

                              環球時報:有聲音認為,NEC、松下等日企從3G時代開始落後,若不與中國企業同行,5G時代會很難。您覺得呢?

                              華為是世界頂尖5G產品供應商,日本通信運營商明白這一點,所以曾和華為做過5G網絡實驗等準備工作。最後因各種各樣的因素不能使用華為、中興的產品,對它們來說是很大損失,對日本開展5G業務也是一個巨大障礙。

                              中國在數字經濟領域發展迅速,一定程度上得益於「后發優勢」,即相較該行業的先進入企業,後進入者可以通過觀察分析來減少自身面臨的不確定性。以電商為例,由於日本的傳統行業過於發達,反而成為發展電商的障礙,而中國則因為傳統行業沒有那麼發達,所以電商的普及快于發達國家。

                              想再次登頂——日企應積極挑戰中國市場

                              長期以來美國始終一家獨大,面對中國的崛起,可以理解其「害怕」心理。中國可以考慮「換道超車」。中國好比是一輛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的大卡車,美國是跑在前面的小轎車,難免擔心追尾。具體來說,中國可以盡量避免在某些領域和美國正面衝突,在美國優勢不那麼突出的領域重點發展其他產業。不光是美國,日本、印度等國都期望在世界上佔有獨特地位,中國在成為世界強國的同時,也需要樹立「大哥」風範,給其他國家留點「蛋糕」,共同促進國際合作,實現真正的雙贏或者多贏。

                              丸川知雄:中美根本不可能「脫鉤」,技術與學術交流沒有國界。數據顯示,中美在科技領域的合作最多,日本反而比較孤立,和美國合作的案例遠比不上中美。某種程度上,中美是連在一起的,想脫也脫不了。萬一真的「脫鉤」,帶來的負面影響並非波及某些國家,而是將對全人類的科技進步造成巨大打擊,這是無論如何都不該發生的事。

                              環球時報:隨着美國開始限制中國學者和留學生的簽證,日本也出現對於中國「偷竊」知識產權的擔憂,也有人認為中國學者和留學生將為日本帶來全新機遇。處於教育一線的您怎麼看這兩種聲音?

                              丸川知雄:松下基本上已退出移動通信領域,不再是華為的同行,而是其合作夥伴。NEC和富士通可以說是華為的競爭對手。它們在上世紀90年代領先華為、中興,但現在已無法與華為相提並論。據報道,DoCoMo將與NEC在日本構建5G網絡,但我懷疑NEC是否有單獨承擔該業務的能力。如果不與中國企業同行,我估計它們必須依靠諾基亞或愛立信幫助才能建立5G網絡。

                              丸川知雄:據我了解,日本政府沒有限制與中國學者交流及接收中國留學生的計劃。一般來說,二者均受到日本《出口管理》體制的限制。《出口管理》是指限制有關大量火箭、核武器等殺傷性武器和生物化學武器的技術和產品的轉移。但是,該限制不是針對中國,而是針對所有出口國家。除非涉及國防、武器等敏感領域,否則我認為在人工智能等高新產業領域,日本和中國有很大的合作潛力。

                              還有一點不同是,美國沒有針對個別日本企業採取重大舉措,不像今天點名禁止與華為、中興進行交易。

                              第二,美國政府要求其同盟國家在通信網絡等領域不使用華為等中國企業的產品。日本政府在去年12月發出通知要求政府各部門採購通信產品時要「注意信息安全」,還要求民間移動通信、輸配電等重要基礎設施企業注意信息安全。日本媒體把這些要求解釋為日本政府在排擠華為、中興等中國產品。軟銀公司表示,其4G、5G網絡不再使用華為產品;其他兩家通信運營商DoCoMo和AU也沒有使用華為、中興的產品。

                              今日关键词:肯尼亚客机坠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