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人员-取快递的居民容易跟出入小区的居民交织

                                美股开盘全线上涨

                                高招·2分時通知專人管排隊區域分配好了,還有沒有辦法能進一步降低人員聚集的風險?李正瓊和同事觀察發現,快遞取件的高峰期,大多是在上午10點到下午1點之間,還有就是下午4點到5點這一段。

                                疫情期間,許多小區實施了封閉管理,快遞沒法直接送到家,於是小區門外多出了一個個快遞「攤位」。

                                高招·1快遞分片與居民不交織「小區是1月底封閉的,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芳菲路社區黨委書記李正瓊介紹。

                                針對問題,李正瓊和小區物業經理緊急開會,很快制定了管理方案。頭一項工作,就是給快遞公司「分片」:順豐、京東等快遞去北門,韻達、圓通等公司到南門,小區門外也貼上了標識,標明了快遞員可以在這個區域卸貨。

                                本報記者莫凡

                                還有幾家公司原本被分配到了西門,但因為西門是小區唯一的出入口,實行幾天後發現,取快遞的居民容易跟出入小區的居民交織,這些公司隨後也統一轉到了南門和北門。

                                「現在每天有不少人來我們這取件。」工作人員指着裏面的一個房間。原來,這裏還開闢了一個專門的快遞存放間,一排架子幾乎已被快遞擺滿,「有些是擱了幾天的,希望居民能儘快來取。」

                                除此之外,為了保證取件時的秩序,社區里的一些老黨員也承擔起了管理的責任。取件高峰期,每個門都有黨員志願者值守,督促取件人排成間隔一米的隊伍。居民發現,按順序排隊其實才能讓取件更快更有效率,慢慢都養成了自覺排隊的習慣。現在,即使旁邊沒有志願者,取件隊伍也排得十分有序整齊。

                                「我們能不能讓高峰期不那麼高峰呢?」為此,社區和物業專門召集快遞小哥開了一次會,希望他們能夠分時通知居民,「前一批取得差不多了再通知下一批,不然人太多,等着也是白等。」

                                現在,快遞員會按照分配的地點卸貨,通知居民取件。即使在同一個大門,不同的快遞公司也會自覺分開至門的兩側,取件時互不干擾。

                                芳菲路社區一共有三個門,南門和北門禁止一切人員出入,西門則留給居民通行。封閉管理的第一天,好幾家公司都聚在了同一個門,快遞員和居民都不太適應自取快遞的節奏,人員也出現了聚集的情況。

                                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辦?丰台區新村街道芳菲路社區給出了一個解決問題的範例。小區大門外,快遞小哥隔着欄杆和居民交接快遞,居民不能接近快遞堆放點。門內,居民依次排隊,互相間隔一米以上,領完快遞就走,不停留、不交流。

                                店家介紹,雖然快遞存放是臨時接到的任務,但居民對此反響不錯。考慮到居民的需求,疫情結束之後,這裏也有可能繼續作為快遞存放點使用。

                                高招·3發動商戶臨時代收件分時、分片、有序排隊,快遞取件環境已經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因為小區人口眾多,有時還是會出現取件取不過來的情況。為此,社區和物業與周邊商戶積極溝通,最終聯繫上了北門附近的一家房屋中介門店,這裏也成了快遞的代收點。

                                走進店門,左側就擺放着七八個多點的包裝袋。臨近中午,一位居民提着小車來到了店內,自報家門之後,工作人員用體溫槍對他做了檢測,並登記了信息。隨後,工作人員還幫忙把兩個袋子抬到了小車上。

                                今日关键词:伊朗新增1997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