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营销-洋码头宣布2019年全年实现盈利880万元

                                      魔兽世界怀旧服

                                      跨境電商在「復蘇」「冬天已經結束了,海淘行業正在復蘇,海淘下半場的紅利才剛剛開始。」曾碧波說,寒冬背景下,周圍充斥太多負面的情緒和聲音。但在他看來,移動互聯網第二波浪潮才剛開始,遠遠還不到下半場,跨境電商也未到終局。深耕海淘行業多年,曾碧波認為洋碼頭擁有兩大核心競爭力。第一是多元化。洋碼頭擁有豐富多元的商品,從高端奢侈品、輕奢商品、珠寶首飾,到吃穿美、生活日用、各國小眾商品以及眾多全球首發商品,可以滿足不同消費者個性化需求。通過視頻化的全球海淘直播,讓中國消費者直面真實可信的海外場景化消費,大大激發消費者下單購買。第二是差異化。強大的碎片化供應鏈組織能力,使得眾多非標類目對接海淘個性化需求匹配效率高。而靈活輕便的模式,使得洋碼頭可以輕裝上陣,把更多資源聚集於賦能買手商家。完整成熟的買手賦能體系,通過理論指導與實際操作相結合,不斷推進買手商家在選品、營銷、服務方面的專業化發展,通過小視頻、直播、內容營銷等方式打造買手人設,幫助買手匹配精準客戶,提高轉化率。除此之外,消費升級的當下,90后以及三四線下沉市場新消費力量崛起,對於海外商品的需求越來越多元。新消費力量和新的短視頻營銷、網紅達人等流量紅利疊加,加之海淘直播業務興起,洋碼頭的核心價值被進一步放大。2020年,曾碧波也提出很有「野心」的目標,希望在海淘市場出現過千億的品牌,並且實現不燒錢的高增長,回歸更本源的商業本質,打造中國電商的另一個「神話」。

                                      搶跑下半場賽道突圍寒冬之後,站在流量紅利與消費紅利交匯處,洋碼頭持續加碼海淘直播,搶跑行業下半場賽道。曾碧波認為,流量紅利與消費紅利的交叉口恰好出現在2019年。「一方面,越來越多的消費人群對進口商品產生需求,尤其是一、二線的白領女性等群體,她們在保證生活質量達到一定標準的情況下,希望用更低的價錢買同樣品質的商品,跨境海淘便能夠解決這個需求場景。」另一方面,伴隨着城鎮化的進程,越來越多的三四線城市群體的加入,跨境消費人群下沉推動新一波創新和改革。因此,曾碧波對未來發展保持樂觀情緒,消費紅利是海淘電商的下半場,才剛剛開始。流量紅利方面,洋碼頭通過直播來承接。洋碼頭是整個電商行業裏面最早做直播的,2013年4月,推出了第一款APP叫掃貨神器。2016年,洋碼頭曾大量研究娛樂直播,試圖把2013年的圖文直播進行整合,但受制於帶寬等技術限制。2017年流量出現巨大的瓶頸,洋碼頭重回直播。從2013年的靜態圖文直播進階到2017年的高互動視頻直播,發展至今年,海淘直播已然成為洋碼頭新標籤。在洋碼頭髮布的全國首份《海淘直播消費報告》中指出,海淘直播已經發展成為海淘用戶購物的新領地,洋碼頭平台上有超過35%的用戶通過直播下過單,主要以80后、90後用戶為主,且資深海淘用戶超六成,最愛通過直播購買珠寶首飾、服裝配飾及箱包等。日前,洋碼頭宣布2019年全年實現盈利880萬元,並且獲得新浪微博領投的D輪融資。此外,帶貨主播牛肉哥也宣布投入1億元,成為洋碼頭合伙人。這標志著,洋碼頭開始搶跑跨境海淘下半場賽道。談及與新浪微博合作,曾碧波表示雙方在2014年至2016年已經擁有深厚的合作基礎,這次可謂是水到渠成、一拍即合。「那時候,黑五就是通過微博做起來的,我覺得微博很適合做品牌宣傳。一方面,洋碼頭將獲得微博的流量扶持,同時藉助後者的社交媒體屬性增加曝光度,提升洋碼頭品牌影響力;另一方面,洋碼頭將作為微博賦能網紅的重要合作夥伴,發揮網紅達人直播引流及帶貨能力,幫助微博生態的KOL做電商變現。」對於抖音紅人牛肉哥1億入股洋碼頭,曾碧波難掩興奮。在他看來,牛肉哥是在短視頻中崛起的「草根」力量,代表着新業態、新流量、新消費,他的加入與洋碼頭積極擁抱短視頻的戰略不謀而合。在短視頻營銷和短視頻達人帶貨的過程中,曾碧波也發現一個特點——人設才是流量,內容只是載體。「以前認為內容是流量,現在發現內容不是流量。因為用戶在閱讀內容的過程中,這種流量跟他是不相關的,人設更重要。」因此,曾碧波也鼓勵電商從業者,去從短視頻上獲取流量。

                                      作者丨林京 編輯丨輕音行業寒冬下,洋碼頭在2019年交出一份不錯的「成績單」。「全年盈利880萬元人民幣,同時完成D輪數億元融資。」1月14,身着外界熟悉的印有黑色星期五標識的紅色上衣,洋碼頭創始人兼CEO曾碧波對媒體說道。2019年,洋碼頭也成為所在行業唯一全年盈利公司。自2009年成立,這家深耕跨境電商多年的公司,在經歷2017—2018年的低谷期之後,幸運地捕捉到短視頻和直播紅利,在「寒冬」中實現逆襲。這並非洋碼頭第一次踩對時代「節點」。早在2013年,互聯網人口流量從PC遷移到移動互聯網的時候,洋碼頭推出第一款APP叫掃貨神器,造就洋碼頭的第一個春天。此次,曾碧波「高調」分享盈利背後的故事,旨在呼籲創業者放下負面情緒,希望通過洋碼頭傳遞出一個信號——跨境電商正在復蘇,2020年或將迎來新的一波紅利。

                                      文丨獵雲網 ID:ilieyun

                                      寒冬逆襲,洋碼頭成行業唯一全年盈利公司。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獵雲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走出流量「低谷」成立十余年,洋碼頭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對洋碼頭來說,2017年、2018年是苦苦支撐的兩年,深陷流量瓶頸與資金壓力。「那時候,我們獲取流量的路徑不盡人意。我們在微信里有兩波試錯,微信小程序是鏈接工具,沒有流量。微信公眾號的用戶基本上不跳轉、不轉化,當時流量跌了一半。」曾碧波說。2016年新流量大概60%—70%以上是來自蘋果APPStore,七成以上用戶是iOS,2017年改算法之後,洋碼頭失去流量來源。「在洋碼頭陷入流量焦慮的時候,移動端的流量虹吸和流量黑洞都被3-4個大型APP吸走了,而且是封閉式的吸,進去就出不來的那種,小的APP根本沒有生存空間。2018年確實很慘,流量跌的很厲害,那時候才是洋碼頭的『冬天』。」2018年下半年,洋碼頭做了兩個試錯,一個是短視頻營銷,另一個是社交電商。社交電商是社交即世界,信息不對稱造成很大的價值泡沫,項目僅運營四個月,果斷結束止損。經過試錯,曾碧波認為,社交電商是個「偽命題」,直播電商大有可為。之所以得出這個結論,源於2019年出現的變化。大量消費者通過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關注並跟隨自己喜歡的主播以及他們推薦的商品。曾碧波將之稱為「流量的遷移」,不亞於從移動端到PC端的轉移。「用戶已經從圖文、靜態的封閉場景,遷移到互動、沉浸式的視頻流體驗中去,這次遷移應該是下一波互聯網浪潮的起點。」曾碧波說,正是在這次流量遷移契機下,洋碼頭通過短視頻營銷、抖音流量、與「網紅」達人的合作等戰略措施,走出流量「低谷」,實現盈利。之後,洋碼頭將業務重心轉移到海淘直播上,採取了「抖音短視頻站外引流+海淘直播站內承接轉化」的核心打法。數據顯示,2019年黑色星期五,洋碼頭海淘直播客單價高達1860元,直播間人群下單購買率超過50%以上,有超過數萬消費者直播間內消費金額超過萬元。

                                      今日关键词:浙江一货车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