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土地-在中原区20个村安置房项目地块中

                                巴萨4-1塞尔塔

                                丁庄村一組村民謝靜,作為丁庄村為數不多的「釘子戶」,一直認為丁庄村拆遷補償存在貓膩。不僅通過網絡舉報,還依據政府行政信息公開條例向中原區政府、鄭州市政府,以及相應的職能部門相繼提出了數十份行政信息公開申請。其對「中原區政府公開丁庄村補償明細」也請求,也從行政信息公開、行政複議,走到提起行政訴訟。

                                根據官方數據,截至2015年11月,「十二五」期間,鄭州市四個開發區、六個城市區及縣城、產業集聚區、組團新區規劃區範圍內,共啟動拆遷村莊627個,動遷175.65萬人,鄭州全域範圍內保持着每年拆遷100多個村的進度。其中,中心城區(圍合區域內和航空港區107國道以西)的476個村莊,已完成拆遷改造城中村383個,佔總數的八成。至今,大規模拆遷仍在繼續。「這些拆遷涉及鄭州所有的城中村,而安置房十有八九至今都仍未建成。」有當地知情人士對記者透露。

                                記者注意到,鄭州市城市管理局的上述表述所依據的這份文件,是依據了《鄭州市人民政府市長辦公會議紀要》(〔2018〕103號)。這次市長辦公會議認為,中原區16個安置房項目20個安置地塊符合《鄭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加快棚戶區改造工作的通知》(〔2014〕18號)、《鄭州市人民政府市長辦公會議紀要》(〔2018〕103號)明確的安置房建設提前開工的相關要求,同意繼續施工。市城管委、城建委、國土局等相關部門不再啟動處罰程序。

                                而中原區政府的回復卻讓謝靜以及丁庄村村民產生了諸多質疑。中原區政府的回復稱,「該項目已於2018年10月8日,由河南城投中和建方建設有限公司投資建設(以下簡稱『中和建方公司』)」並改變了投資主體,而在其他申請公開的信息回復中,則顯示相關信息不存在。

                                記者走訪的中原區幾個安置房項目均處於停工狀態,圖為付庄村安置房項目。

                                上述報告認為,造成閑置土地形成的原因主要包括政府和企業兩個方面。其中,政府方面的原因主要包括:非凈地出讓導致交地時間延遲,項目單位無法如期進場;城市建設規劃不斷調整,企業拿地后無法及時建設;項目審批程序繁瑣,開工建設需要辦理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施工許可證等一系列手續,只要一項出現拖延,都會造成項目無法按時開工。而企業方面的原因有:部分企業因追求利益最大化申請調整規劃,此環節往往用時過長,導致土地閑置;個別企業圍地圈地、炒地皮謀利造成土地閑置;一些地方為完成招商引資任務,放寬項目預審限制條件,企業前期超需求拿地,後期因資金不足而中斷建設;因市場需求變化,原定項目發展前景不足,企業放緩或停止項目建設,造成土地閑置。

                                中原區須水村某「釘子戶」,仍住在房子舊址上搭建的簡易房內。

                                ━━━━20个安置房项目无证开工

                                記者搜索發現,僅鄭州市中原區人民政府涉案行政訴訟就達1100餘起。其中,多是由於合法房屋遭到強制拆遷而把中原區政府作為被告而起訴。根據河南商報報道,中原區政府因失信,已被納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據該報道,中原區政府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乘高鐵、住星級賓館會受到相關消費限制。

                                中房報記者 崔軍民 | 鄭州報道

                                流程編輯:曹冉京審讀:戴士潮中國房地產報版權所有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中國房地產報。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大量土地囤積並荒蕪,安置房項目無證建設,項目建設進度緩慢等上述問題的癥結在哪兒?

                                隨後,謝靜又以「請公開涉及丁庄村拆遷安置相關項目的申報文件、審批文件」為由,向中原區發展改革和統計局申請公開。經過幾輪申請和回復后,最終得到中原區發展改革和統計局的回復,「該項目為鄭州市中原新區丁庄安置區項目」,該項目建設用地面積達724畝。中原區發展改革和統計局回復顯示,「該項目計劃總投資43億元,全部由政府投資。」

                                中原區須水天王寺村安置房項來仍是大土坑。

                                就鄭州市大量土地閑置並荒蕪,以及大量安置房項目建設進度緩慢問題,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於10月25日走訪鄭州市委宣傳部,新聞處某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你需要採訪哪個單位,直接採訪就可以了,不需要經過宣傳部。」記者函訪中原區政府,截至發稿,未收到任何回應。

                                不可否認,鄭州市城市面貌日新月異。鄭州彷彿從一個大村莊變身成為一個大都市,高效地解決了城中村過去多年給鄭州帶來的隱患,新建的馬路、地鐵與高架打通了城市的脈絡,拉大了城市的框架。

                                在數十份行政信息公開申請,和鄭州市中原區政府、鄭州市政府以及相關職能部門的回復中,記者梳理髮現,有關丁庄村一組自然村的用地規劃審批,在鄭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的回復中顯示,「該區域在鄭州市總體規劃中為防護綠地,目前沒有相關單位申請編織該區域的控制性詳細規劃方案。」謝靜告訴記者,「這個回復意味着丁庄村一組自然村根本不在拆遷範圍。」然而,這個被規劃為防護綠地的地塊,堂而皇之的被強制拆遷了。

                                儘管如此,在鄭州市城市管理局的相關文件中有如此表述,「中原區的16個安置房項目20個安置地塊,均根據鄭州市城鎮建設辦公室《關於中原區提前開工安置房項目有關問題的函》的通知精神,這些項目均為中原區城中村改造項目,鄭州市城鎮建設辦公室已認定該項目符合安置房提前開工的相關要求,同意繼續施工,不再啟動處罰程序。」

                                記者所走訪的前述村莊,均是在2013年、2015年、2016年前後開始拆遷。而這些村子數萬村民至今仍被「過渡」地過着漂無定居的生活。記者走訪發現,僅丁庄村,在這幾年的「過渡」生活中,有多名老人未能等到入住安置房,就已相繼離世。為安葬這些老人,其家屬都要從城區再返回到舊村原址的廢墟上,為這些老人舉辦喪葬儀式。而村子里一些早該結婚的年輕人,至今也未能入住婚房。

                                2016年4月22日,在鄭州市高新區石佛辦事處的「拆遷清零」行動中,百爐屯村村民曹春生的房屋被強拆,三層房屋中僅剩一層的一半房頂和牆壁;2017年9月4日,「清零計劃」再度實施,當日下午曹春生殘存的房屋及隔壁其姐姐的房屋被數十人包圍。在現場的兩名保安被刺,一人身亡、一人輕微傷。曹春生作為該故意傷害案的嫌疑人被提起公訴,目前一審庭審已結束,但尚未判決。

                                ━━━━野蠻拆遷與舊村廢墟在記者走訪的中原區須水街道辦事處丁庄村、付庄村、天王寺村、小李庄村、須水村,鄭州市高新區趙村,以及被稱為「上萬人口的鄭州市最大的城中村」鄭州市惠濟區老鴉陳村等多個村莊舊址,所到之處均是房倒屋塌、一片殘磚碎瓦。目前,這些舊村莊都已成了一片廢墟。只有個別「釘子戶」仍在原村舊址居住,有的人居住在尚未推倒的一兩間房屋內,有的人則居住在臨時搭起的簡易房中。而記者在中原區走訪的所有安置房項目,均處於停工狀態,甚至有的項目至今仍是一個大土坑。據了解,多年來,這些項目時停時建,且無用地規劃許可證、國有土地使用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和施工許可證等任何手續。

                                不僅強拆事件頻發,在後續的安置房項目建設中,各個環節也涉嫌違法。記者獲得的一份鄭州市城市管理局的《中原區安置房提前開工分地塊台賬》顯示,在中原區20個村安置房項目地塊中,僅有3個村子安置房項目用地已摘牌,並辦理了用地規劃許可證。在這3個安置房項目中,只有兩個項目辦理了國有土地使用證。而其他17個項目均無任何手續,卻開工建設。

                                記者在鄭州走訪時,有當地知情人士對上述有關河南省涉嫌土地閑置的數據存在疑問,「整個鄭州的城中村都要拆遷完了,太多的安置房又都沒建起來,而耕地也都被佔了,僅鄭州市囤積並閑置的土地又有多少?往市郊走走,哪兒的土地不是被閑置?」

                                丁庄村的拆遷主體到底是誰?中和建方公司又是如何介入丁庄村安置房項目的?在中原區發展改革和統計局的回復中顯示,丁庄村安置房項目的立項申請人為鄭州中原新區開發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記者查詢發現,該公司為國有獨資公司,股東為鄭州市中原區國有資產管理局。這也意味着,這個「計劃總投資43億元」項目投資主體的背後正是中原區政府。

                                強拆事件頻發。在這些大規模拆遷背後,由於多種原因,導致大量土地被囤積和荒蕪。大量安置房項目無證建設,並且項目建設進度緩慢,甚至幾經停工,多年來拆遷戶被「過渡」地過着漂無定居的生活,甚至一些老人在等待安置房期間相繼離世,而一些年輕人至今未能入住婚房。據相關媒體公開報道,僅在吳天君主政其間,鄭州400多家報亭被拆除,22個曾花費2000多萬建造、只使用了5年的快速公交BRT站台也被拆除。

                                ━━━━规划滞后或是主因

                                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鄭州土地大量囤積並荒蕪的主要原因在於,「先拆遷,規劃滯后」所帶來的後遺症,直接導致大量土地無法招拍掛。

                                有鄭州本土房地產人士告訴記者,當地政府注重產業發展,要求先搞產業、后發展住宅,而開發商認為先發展住宅可以迅速回籠資金,並能給商業部分帶來客流量,這使得很多開發商駐足觀望。

                                鄭州市中原區的「拆遷運動」同樣充斥着野蠻與觸目驚心。儼然已經成為鄭州市城中村拆遷圈地模式的一個縮影。2019年10月21日至25日,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在鄭州市中原區進行了走訪和調查,先拆遷后規劃的後遺症影響深遠,許多城中村至今一片狼藉,諸多未被安置的村民長期處於被「過渡」的狀態。

                                不過,在這些「鋼筋混凝土」背後,卻隱藏着一串串冰冷的數字和一個個家庭悲劇。

                                中原區政府語焉不詳的回復,在謝靜看來是玩「文字遊戲」,甚至有「偷換概念」之嫌,並認為中原區政府的回復程序違法。在謝靜向中原區政府、鄭州市政府以及相關部門提出的數十份行政信息公開申請中,「43億元資金的使用情況」「中原新區丁庄片區改造項目的農用地轉用方案的上報、審批文件」「丁庄片區改造項目的補充耕地方案」「丁庄片區改造項目的農用地轉用方案」「丁庄片區改造項目的徵收土地方案的上報、審批文件」「鄭州市人民政府市長辦公會議紀要(〔2013〕110號文)」「丁庄村補償明細」等申請,被相關單位回復為「申請公開的信息不存在」,或以「內部管理信息,不屬於政府信息」,或以「涉及第三方的隱私」為由不予公開。

                                在國家土地資源稀缺、供需矛盾突出的嚴峻形勢下,土地閑置已經成為制約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一大瓶頸。大量土地囤積並荒蕪,安置房項目無證建設,項目建設進度緩慢等上述問題,更是擺在鄭州市政府、各區縣政府面前的一道難題。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在中原區走訪的幾個安置房項目上看到,這些項目的建設單位均為中和建方公司。記者於10月23日採訪和建方公司,被辦公室負責人告知「領導都不在,具體不清楚。」

                                記者從工商信息系統查詢發現,中和建方公司成立於2017年6月,而上述由中原區國有資產管理局獨資的鄭州中原新區開發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在中和建方公司占股比30%。大股東為鄭州市政府的全資國有公司鄭州城建集團投資公司。

                                據媒體公開報道,2010年5月27日,鄭州中原區須水鎮發生拆遷致人死亡事件,阻止拆遷的商戶陳先碧被挖掘機從二樓樓頂「扯下」,當場身亡。

                                是誰把不在拆遷範圍的丁庄村的房屋拆遷了?謝靜以「請公開丁庄村拆遷改造的項目名稱,請公開對丁庄村房屋拆除的負責主體、實施主體。」為由,再次要求中原區政府行政信息公開,中原區政府回復稱,「中原區須水街道丁庄村拆遷改造項目是丁庄村整村自主改造拆遷項目。關於負責拆遷的主體、實施主體,中原區政府並不掌握,建議您到中原新區丁庄片區改造指揮部諮詢。」

                                記者走訪發現,有不少拆遷戶認為拆遷補償不公平、不透明,而紛紛網絡投訴、實名舉報,有的則提起行政訴訟。

                                而中原區發展改革和統計局給出的「丁庄村安置房項目總投資43億元,全部由政府投資」的具體項目執行和資金使用情況,也引發謝靜以及丁庄村村民的諸多質疑。

                                其中,河南原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吳天君落馬就與拆遷有關。「鄭州建城史上規模最大的拆遷運動」,也正是吳天君時代拉開的序幕。

                                ━━━━誰拆了「不在拆遷範圍」的丁庄村

                                鄭州轟轟烈烈的「拆遷運動」一直頗具爭議。

                                根據官方數據,截至2015年11月,「十二五」期間,鄭州市四個開發區、六個城市區及縣城、產業集聚區、組團新區規劃區範圍內,共啟動拆遷村莊627個,動遷175.65萬人,鄭州全域範圍內保持着每年拆遷100多個村的進度。其中,中心城區(圍合區域內和航空港區107國道以西)的476個村莊,已完成拆遷改造城中村383個,佔總數的八成。至今,鄭州大規模拆遷仍在繼續。

                                鄭州市土地囤積現象觸目驚心。而鄭州市大規模強制性拆遷背景主要是依據城中村改造、合村並城、老舊片區改造等相關政策。

                                就在去年,2018年7月,河南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舉行第五次會議,聽取了河南省政府《關於限制土地管理情況的專項工作報告》(以下簡稱「報告」)。該報告顯示,河南省涉嫌閑置土地21.28萬畝,數量居全國第一位。其中鄭州、洛陽、南陽等5個省轄市涉嫌閑置土地較多,約佔全省閑置土地總量的68%。

                                基本情況已經釐清,但「該項目已於2018年10月8日,由中和建方公司投資建設。」而這個變更的投資主體又是何方神聖呢?

                                今日关键词:PCL全员晋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