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假-中国一举打造出全球最大知识产权局

                        东京奥运会或取消

                        儘管假貨根本不在阿里平台,但阿裏手握打假聯盟、「知產保護科技大腦」兩張「王牌」,穿透制售假分子反偵察等手段展示的「煙霧彈」后,將散布在上海、深圳、佛山、陽江等地的「造假地圖」,精確描繪出來。

                        2019年,公安部門在AACA協助下搗毀制售假窩點1314個,抓捕犯罪嫌疑人776人,涉案金額超37億。

                        但今時不同往日。2019年11月1日最新實施的《商標法》上,針對惡意侵犯商標者,賠償額上限從以前的300萬提高到500萬。如此力度,在國際上都屬於較高水平。

                        面對如此複雜的局面,中國應該如何構建一個長期規範的、富有成效的打假體系?

                        2019年11月,中國與阿聯酋警方密切配合,破獲了一起驚天大案。

                        這正是全球電商平台通用的「先通知-后刪除」原則。問題是,亞馬遜刪鏈接竟要花費好幾天。

                        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是完善產權保護制度最重要的內容,也是提高中國經濟競爭力最大的激勵。

                        2019年7月,在一場知產聽證會上,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副主席柯林斯突然語出驚人:「我發現,美國公司的打假遠遠落後于阿里巴巴,簡直令人震驚。」

                        但這事,在印度是家常便飯。2009年,古吉拉特邦毒酒案,136人暴斃;2011年,西孟加拉邦毒酒案,155人死亡;「大壺節慘劇」十多天後,阿薩姆邦再爆130人毒死的大案……

                        就在近幾年,中國已經通過一連串政策「組合拳」,悄然逆轉着全球打假的格局。

                        2017年1月,AACA正式成立,全球第一個24小時無時差打假共同體誕生。從此,品牌權利人、執法機關、電商平台三方緊密聯繫起來,迅速產生三方聯動效應。

                        這項神秘「黑科技」,2019年才曝光,並接連斬獲「人工智能創新之星」、「2020創新研發獎」等國內大獎,打破「世界計算機視覺挑戰賽」紀錄。

                        此前,中國還從未以如此高規格,出台過知產保護的綱領性文件,力度與以往大不相同。

                        而這套打假的制度技術,不但被《人民日報》海外版、「中央政法委長安劍」的嚴重表揚,更被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公安部全國推廣,甚至把歐洲刑警組織、國際刑警組織、新加坡知識產權局等也吸引過來,紛紛要求強化學習。

                        權威數據顯示,中國知產保護社會滿意度,已從2012年的63.69分,提高到2018年的76.88分;而世界知產組織《2019全球創新指數報告》也表明,中國排名從2013年的35位,大幅攀升到第14位,已位居中等收入經濟體之首。

                        1月3日,阿里發佈2019打假年報

                        然而,造假像說謊,不過是人類社會的普遍現象。

                        從此,山西酒業慘遭重創。一句「勸君莫飲山西酒」,不但把汾酒從行業老大的位置上拉下馬,再也趕不上茅台(600519)、五糧液(000858);更在全國掀起一場聲勢浩大的打假風暴。

                        很快,一場聲勢浩大的機構重組由此展開。以往,專利、商標、原產地地理標誌等事務的監管之則,分別由國家知識產權局、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質監總局多頭管理;如今,全部統御在重組后的國家知識產權局名下。

                        然而,預警為時已晚。大年初三,山西省檢察院接到的報告讓人大驚失色:假酒造成222人中毒,27人死亡。

                        誠如國家最高領導人深刻指出的:

                        最終,他一天牢沒坐,生意還越做越大。

                        在發達國家,同樣要小心假貨。

                        如此明確、強烈的措辭,前所未見。

                        《意見》最突出的地方,在於第一次就知產保護,特別提出要「加大刑事打擊力度,研究降低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入罪標準」。為此,要「推進刑事法律和司法解釋的修訂完善」,乃至「提高量刑處罰力度,修改罪狀表述」。

                        罪犯笑死、群眾急死、警察累死、消費者哭死。

                        2019年「情人節」,英國警方鄭重提醒市民:買香水,須謹慎。在查處一處造假作坊時,他們發現:假冒香水不但含有氰化物、砒霜等劇毒物,更摻雜了尿液、老鼠糞便。「香水有毒」,這次不是鬧着玩的。

                        而2019年,阿里平台96%疑似侵權鏈接一上線即被封殺,消費者舉報刪除的疑似侵權鏈接量再降57%,截至2019年9月底的一年內,平台新增活躍用戶9000萬;96%的知產投訴24小時內即被處理,阿里知產保護平台的品牌權利人入駐量再增20%;每萬筆交易疑似侵權商品量僅1.03筆,5年內下降67%。

                        他們嘴上「打假」,手上「假打」,不斷製造出「假貨窪地」,讓品牌方和消費者持續付出代價。

                        顯然,中國走在了美國的前面。

                        2019年12月,某網店賣家將店內的「連衣裙」,偷改為某款口紅的特徵描述和商品詳情,企圖瞞天過海。結果商品發佈一分鐘,就被系統發現、下架,商家因此遭受處罰。

                        2015年,公安部門打掉了一個奢侈品制假窩點;一年後,他們打掉一個新窩點時發現,抓獲的竟然是同一伙人。

                        加強知產保護,《意見》特別提出了「嚴、大、快、同」的「四字訣」。

                        「嚴」字當頭,彰顯的是懲罰力度。但在以前,入罪標準之低、懲罰力度之輕,向來是打假之痛。

                        2011年開始,安踏聯合警方打假時,總能抓到某位假鞋販子。他平生專賣假安踏,假鞋賣了數萬雙。但就算抓到他,又能怎麼樣呢?第一次沒收設備,第二次行政罰款,第三次判處緩刑。

                          打假还是假打,这是一个问题。

                        有「快」科技加持,跨組織、跨國界、天下大「同」式打假,才能成為現實。

                        這可以理解為:造假一經查出,除了可能傾家蕩產,嚴重的將承擔刑事責任。

                        靠着這些獨門絕技,2019年,阿里協助警方搗毀制售假窩點2029個,抓獲制售假嫌疑人從2018年的1953人增至4125人,上漲111%;與阿里聯手圍剿假貨源頭的區縣執法機關,從2018年的227個增至439個,新增93%。

                        但打假要真正有成果,必須擁有最先進的AI技術,才能踐行《意見》的「快」字訣。

                        這樣的成就,可謂來之不易。但是,一些電商平台依然對假貨採取縱容、包庇、默許的態度:

                        地方政府火速打擊,收繳了7.9萬升假酒、抓捕了3049位嫌疑人。

                        《意見》還明確提出:除了「大幅提高侵權法定賠償額上限,加大損害賠償力度」,還要「研究採取沒收違法所得、銷毀侵權假冒商品等措施」,甚至要「加大刑事打擊力度,研究降低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入罪標準」。

                        原來,阿聯酋警方早就盯上了一個跨國造假犯罪團伙。團伙首腦,中東人,他一面在中東大肆發展分銷下線,一面遙控着中國境內的隱秘工廠。而那些成本不到兩三百假LV,通過不為人知的渠道運到迪拜,在高檔門店以上萬塊的正品價賣給消費者。

                        有專家表示,當中國GDP突破百萬億關口,加強知產保護,既是中國經濟自身發展的必然需求,亦是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經濟深度開放、融入世界的客觀要求。

                        玉林的假藥、漳州的假煙、莆田的假鞋、獨流的假醋……中國假貨,盡人皆知。但人們或許不知道,西班牙的假奶粉、泰國的假燕窩、緬甸的假珠寶、韓國的假化妝品……不計其數的假洋貨,它們有個共同的名字:特供中國。

                          “中国式打假”,正引发一场未有之变局。

                        當年,造毒酒的王青華都能反覆犯案,做個假鞋假包,算得上多大罪過?

                        如此現狀下,中國亟需實現跨平台知產保護,即:「一處侵權,處處受限」,讓假貨無處藏身、造假者成全民公敵,「打死」的假貨才不會捲土重來。

                        《意見》着重提出:一要加快專利法、著作權法等專項法律的修改完善,大幅提高法定賠償上限;二要動用行政、經濟、技術、社會治理等綜合手段,打好知產保護「組合拳」;三是明確時間表:2022年,要有效遏制侵權易發多發現象;2025年,要讓知產保護社會滿意度,達到並保持較高水平。

                        由於跨領域、大協作知產保護模式卓有成效,LV、蘋果等170個品牌權利人成為AACA的堅定盟友。歷峰、雀巢、MCM等國際大牌更毫不諱言:之所以選在天貓開官方旗艦店,務實的知產保護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產業鏈的全球化,也悄然改變了假貨遊走世界的足跡。

                        發展科技、激發創新、保護知產,成為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必由之路。更可喜的是,面對5G、AI、工業4.0等席捲未來的科技浪潮,中國絕非落後者,某些方面甚至佔據競爭優勢。

                        假貨泛濫,不僅是中國的難題,更是世界性難題。

                        2018年3月,中國將重組國家知識產權局的消息,顯露出不同尋常的堅定決心。

                        一出手就是斬草除根,LV、阿聯酋心服口服,紛紛為「中國式打假」點贊。

                        改革開放前40年,中國尚能憑藉人口、環境和制度的粗放性放手一搏;但當下,土地、資本、勞動力等生產要素全面上漲,中國什麼都「不便宜」了。

                        對此,全球奢侈品法律聯盟主席莫斯特評價表示:阿里的數字化打假新模式,正成為全球知產保護的「黃金標準」。

                        2016年,公安部破獲一起特大假潤滑油案時發現,造假者的分工已跨越國界。那些假冒的「美孚」、「殼牌」、「嘉實多」,在馬來西亞生產、灌裝,從義烏、廣州儲存、分銷,再運往全國,欺騙了無數中國消費者。

                        與此同時,一張天網驟然鋪開。大年三十午夜11點半,屬虎的王青華在本命年的當口,被抓捕歸案。

                        打假的全面進步,也令中國漸次邁入世界知產大國行列。

                          更强大的是,它“人话”、“黑话”皆通懂,假冒伪劣的文字信息,不论语序颠倒、语义交杂,还是中、外、火星文+图文混排,都难逃“法眼”。96%的疑似侵权链接,发布瞬间即被它秒杀。

                        知產保護科技大腦。這顆「大腦」24小時運轉,識圖效率匹敵5萬人同時在線工作,在上萬顆圓球中找出一顆有黑點的混入圓球僅需毫秒。

                        這些精準打假的案例背後,涌動着阿里AI黑科技——

                        嘗到甜頭的迪拜警察總局最直接:先拜訪阿里,再要求加入AACA。

                        這點上,阿里打假聯盟(AACA)提供了一個絕佳樣本。

                        實際上,柯林斯並未誇大其詞。近年來,亞馬遜開放第三方平台,打開了假貨的「潘多拉魔盒」。品牌商不得不在亞馬遜上「手工打假」、疲於奔命。也就是說,要親自發現假貨鏈接后,再通知亞馬遜刪除。

                        这次出手,中国一举打造出全球最大知识产权局。知产和打假行动,就此有了真正的“主心骨”。

                        加強知產保護、搶佔科技高點,將是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之源、國運之本。

                        在品牌方與阿里之間,各大品牌將真假識別深層知識賦能阿里,令阿里打假AI得以不斷精進;反過來,阿里通過AI防控識別,不斷將最新的制售假的技術、模式反饋給品牌方,助其線上線下全方位打假,形成完整閉環。

                        而俯瞰中國經濟發展的宏大進程,知產保護也確實到了不得不發的境地。

                        中國不但是「洋假貨」的傾銷地,更是假冒偽劣的受害者。

                        而伴隨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提高賠償標準、加大司法和行政處罰力度、降低入刑門檻等重大舉措,《意見》既表明了旗幟鮮明的態度,又是對全社會「像治理酒駕一樣治理假貨」呼聲和不懈努力的全面回應。

                        最重磅的舉措,則是2019年11月24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

                        這麼做的唯一原因,是因為用甲醇勾兌「白酒」比真酒每噸便宜900塊。近60噸毒酒,能多掙5萬塊。而主犯王青華,兩年前就曾因販賣假酒鋃鐺入獄,結果出獄后非但不思悔改,還變本加厲。

                        2019年2月,在全球最盛大的宗教慶典、印度「大壺節」上,喜樂的信眾在酌飲了由本地土酒、進口蒸餾酒、汽車防凍液(含甲醇)奇異混搭的假酒後,釀出了一場175人死亡、297人送醫的慘劇。

                        在執法機關與阿里之間,目前已在長三角、泛珠三角13省(區、市)建立了線索通報、證據移轉、案件協查、聯合辦案、鑒定結果互認等制度,極大提升了打假效率。

                        1998年,除夕之夜。當全國人民闔家歡樂、共享團圓時,山西大同、朔州的老百姓(603883,股吧)在觀看春晚時,卻突然發現屏幕下方跑過一行小字——「緊急通知:我市近日流入清徐、文水、孝義生產的散裝白酒,已造成嚴重後果,望廣大市民不要飲用此酒。」

                        這被認為是比肩中國高鐵、移動支付的高度讚譽。

                        最終,中阿警方跨國同步出手,將57名境內外犯罪嫌疑人一網打盡,破獲了這件案值18億的「全球最大跨國假LV案」。

                        為此,阿聯酋警方反覆打擊20多次。但這個團伙不但死而不僵,規模還越打越大。

                        這樣的公然吐槽,雖是直斥亞馬遜、ebay等一眾美國公司,卻也反映了中國在數字打假和知產保護領域的領跑地位。

                        其他像《專利法》、《著作權法》的「懲罰性賠償」條款,也修訂「在路上」。

                        懲戒沒有震懾力,打假像做「無用功」,阿里首席平台治理官鄭俊芳曾無奈總結為:

                          案情并不复杂。1998年2月,山西文水县农民王青华,用34吨工业甲醇勾兑出57.5吨散装毒酒,出售给一众个体批发商。这伙人在明知甲醇严重超标(后测定超过国家标准900倍)的情况下,依然四处贩卖。

                        就這樣,阿聯酋找到了中方,警方和LV都找到了阿里。

                        END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阿里數據更顯示:2017年的740例制售假案件中,刑事判決129人,緩期執行104人,緩刑比例高達81%。

                        這件事,由於性質極端惡劣,引發了最高層關注。1998年3月9日,王青華等6名主犯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以「技術賦能+多元共治」為內核的「中國經驗」,正成為知產保護的全球共識。

                        作者丨熊劍輝華商韜略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繫客服微信:hstlkf華商韜略·華商名人堂 ID:hstl8888圖片:網絡

                        「大」字訣,體現出協作打假的大格局,就是要「建立健全社會共治」,打一場針對假貨的「人民戰爭」。

                        今日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