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中国-宁波创投引导基金投资的3家子基金都对长阳科技进行了投资

人行道仅两脚宽

「這幾個月感覺添了不少白頭髮,經常加班加點忙到凌晨一兩點。這幾天就更忙了。」或許每個懷揣夢想的人,因為心中有光,便不覺得苦累。

金亞東至今無法忘記,在研發反射膜的過程中,他和研發部的同事每天枕戈待旦地「泡」在公司,去攻克一個個技術堡壘,「令我感激的是,那段時間大家齊心協力,沒有一個研發人員臨陣退縮。」

「並非外界所揣測的那樣,是什麼兄弟反目的狗血劇,我們一直都是可以掏心掏肺的好兄弟。」金亞東樂呵呵地說。

同年10月,金亞東另起爐灶,創辦了長陽科技,致力於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學基膜及其它特種功能膜的研發、生產和銷售。

財務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長陽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3.8億元、4.7億元和6.9億元,年均複合增長率為35%;同期凈利潤分別為2778萬元、2597萬元和8679萬元,年均複合增長率為77%。

記者王婧11月6日,伴隨着上交所一聲洪亮的鐘聲敲響,寧波長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長陽科技」,股票代碼:688299)成功登陸A股市場。公司創始人、北大才子金亞東闖關科創板的夢想成真。

蓄勢待發時光不語,春風漸起,金亞東心中那顆創業的種子開始萌動。

「種種跡象表明,光學薄膜的春天要來了。我們應該有自己的光學薄膜企業,這樣就不會總是受制於人。」金亞東暗自鼓勵。

金亞東是個典型的學霸,18歲時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化學系,22歲便在全球頂級大學比利時魯汶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其間,他因在比利時歐洲微電子研究所(IMEC)研究有機光電顯示表現突出,獲得了歐洲材料會議青年科學家獎。

「我們發現寧波的民營企業很多,創業土壤相對成熟。」經過細緻的調研,金亞東和張彥決定在寧波築夢。2007年,他們相繼放棄高薪,躊躇滿志地來到寧波,在高新區註冊成立了寧波激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金亞東說自己是一個很能扛事的人,而正是這股韌勁,最終讓他和長陽科技都扛了過來。從2016年開始,長陽科技開始盈利,逐漸駛上了發展的快車道。

「上市后,我們將繼續增加科研投入,將緊密圍繞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不斷做大、做強、做精……」面對未來,金亞東躊躇滿志,立志要將長陽科技打造成中國領先、國際一流的功能膜公司,研發和儲備更多「數一數二」的新產品。

厚積薄發金亞東不是一個純粹的理想主義者,他很清楚自己將要面臨怎樣的處境。

2007年,我國將顯示板行業作為重點發展的戰略新興產業列入《「十一五」規劃綱要》,而顯示類屏幕正是光學薄膜最主要的應用領域之一。

「到底什麼樣的公司才是『專註』和『獨特』的?」這個「疑問」,就像一顆種子種在了金亞東的心底,為他日後創業埋下了伏筆。

格魯夫把英特爾一手打造成了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蘋果創始人喬布斯都奉他為偶像。

「長陽科技能發展到今天,也離不開寧波眾多創投機構的雪中送炭,有寧波政府引導基金,也有很多寧波民營企業家。」金亞東說,公司此次登陸科創板,不管對於公司還是對於創投機構來說都是一個雙贏的結果,一方面促進了企業的發展,另一方面也把資本留在了寧波本土。

或許是厚積薄發,公司創立僅一年,金亞東就把光學基膜新產品從實驗室推向了市場,並在短短4個月內實現銷售額4000萬元;僅過了5年,長陽科技就在光學反射膜領域佔據了全球光學大尺寸反射膜35%的市場份額,成為全球反射膜領域的「一哥」……

而就在這個時候,國內面板從全部依靠進口,開始逐漸引進建設彩色液晶面板生產線,國產替代曙光乍現。

埋下「種子」「知道可以上科創板后,自然是開心的,這是對我們公司一個發展階段的肯定。」金亞東說,雖然內心篤定公司能上市,但是5個多月的上市之路還是有點煎熬的,生怕百密一疏,功虧一簣。

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願長陽科技在資本的助力下,行穩致遠!

為了充實自己,3年後,金亞東又轉投另一家世界500強企業陶氏化學公司。在陶氏,他擔任風險投資和新業務開發技術總監,負責光學電子材料和可持續能源這兩個領域的戰略計劃和產品策略。這讓他的商業才能得以施展,經營思路更加清晰。

更讓他難以忘懷的是,GE前董事長兼CEO韋爾奇的自傳《傑克的肺腑之言》,一度成為他愛不釋手的枕邊書。尤其韋爾奇的「數一數二」戰略法則,他更是奉為圭臬,這也成為後來長陽科技研發產品時首要考慮的因素。

儘管幸福來得有些突然,但這一天,他已經等待了整整10年。

「書的題目很搶眼,實際上內容和偏執狂沒什麼關係。」金亞東說,吸引他的除了作者用實例講述自己如何帶領英特爾克服重重難關,在不斷變化的市場環境中始終立於不敗之地的故事外,還有格魯夫帶領下的英特爾所透出的「專註」和「獨特」的氣質。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志在做「數一數二」的金亞東,從創辦長陽科技的那天起,在心中就已經勾勒出公司明確的發展路徑。而創辦一家「專註」而「獨特」的企業也成了他的執念。

不過,時間從來不會辜負為夢想奮鬥的人。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寧波市縣兩級政府出資設立政府投資基金25隻,基金規模為198.41億元,已到位資金114.08億元,基金及其子基金投資金額156.3億元,帶動社會投資金額210.49億元。

除了創投引導基金,寧波市天使引導基金則是主要投向初創型企業的政策性基金。該基金2013年開始啟動,目前投資了230多家寧波本地企業,撬動12倍社會資本,首期2億元財政出資已經全部投出。

「長陽科技是我們以母基金的形式間接投資的。」寧波市創業投資引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說,寧波創投引導基金投資的3家子基金都對長陽科技進行了投資。

寧波市創業投資引導基金是不以盈利為目的的政策性基金,是寧波工投集團的全資子公司,於2012年1月成立,總規模為10億元,目前資金到位6.3億元。與該創投引導基金合作的創投機構有君潤資本、同創偉業、海邦投資、PRE—ANGEL等。

在他的帶領下,經過9年的不懈努力,長陽科技在中國光學薄膜領域已初露鋒芒,在一些細分領域取得了技術以及市場上的領先優勢。公司的產品陣容不斷擴容,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學基膜等多種高性能功能膜,廣泛應用於液晶顯示、半導體照明、新能源、半導體柔性電路板等領域。

而時機,又來得恰到好處。彼時,好友張彥結識了兩位寧波天使投資人,並有可能獲得800萬元投資。他把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了金亞東。

金亞東的創業夢,追溯起來與大學時看過的一本書不無關係。

博士畢業后,進入美國通用(GE)電氣公司中國技術中心,他曾因業績斐然入選「GE中國最優秀人才計劃」。

這也是繼容百科技(688005,股吧)之後,寧波第二家科創板企業。至此,寧波A股上市公司增至80家。

「從頭開始,壓力是空前的。」金亞東笑着說,做成了就是富有遠見,而做不成就純屬胡扯,「但是,不管怎麼樣,人還是需要有堅如磐石的信念。」

高科技,意味着高投入。2012年到2015年,是長陽科技從投產到盈利的初創期,也是金亞東備受煎熬的時刻。由於前期固定資產和研發投資比重較大,公司很長一段時間處於虧錢的狀態。

一年後,他們成功研發出了第一條生產線,一舉打破了國外對光學擴散膜的技術壟斷,填補了國內空白。同時「TFT-LCD用光學擴散膜片」項目也獲得了科技部2008中國科技創業大賽唯一的最佳獎。

而在美國通用公司工作的這段經歷被金亞東形容為「初戀」。「一切都是新鮮的,很甜蜜。」他在GE不僅積累了大量的企業管理經驗,還積累了不少資源。

「很激動!每個人都有夢想,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圓夢的際遇。」他覺得自己的夢想有了實現的機會。

所謂「雲層之上都是陽光燦爛」,只是大家看到的都是陽光燦爛,而對突破雲層的艱辛卻鮮為人知。「對於創業者來說,高光時刻只是瞬間,而苦苦掙扎才是創業者的常態。」金亞東說。

大四的時候,他偶然間翻看了英特爾創始人安迪?格魯夫的著作《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當即被書中的內容深深吸引。

創投雙贏「上市只是企業發展過程中的一個節點,今後該怎麼發展還是怎麼發展。」金亞東說,上市給了長陽科技更高的發展平台,有了資本的加持,企業發展可能會更快一些,風險相對會更小一些。

按照金亞東的設想,未來長陽科技將朝着百億產值衝刺。

「一邊要想辦法降低槓桿,一邊要繼續找錢投入,還要把經營搞上去,三座大山壓得你沒有喘息的機會。」有段時間,金亞東因為背負的精神壓力過大,身體不堪重負一度出現了健康狀況。

長陽科技創立於2010年,目前已是全球反射膜領域的「一哥」,多個產品處於國際領先水平。

2010年,由於經營理念存在差異等原因,金亞東抱着創造另一片新天地的想法,辭去了激智科技(300566,股吧)的所有職務。

今日关键词:南宁老人超市上吊